茶叶蛋的做法,柴胡的功效与作用,太平轮

admin 9个月前 ( 03-25 20:09 ) 0条评论
摘要: ...

陈丽苹 Claire Chen,扩博智能Clobotics 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

作者 | Kiki Gao

编辑 | Roy Duan、MENG

在AI领域,女性创始人微乎其微马化腾与陈碧婷合影。陈丽苹(Claire Chen)是扩博智能Clobotic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我和她认识并成为贴心的朋友几乎在同一时间点,我们约在一家老北京饭馆午餐,因为早上的会议拖延,她快吃完时我才赶到,两个人开始聊天后,就再没停下来过。

Claire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长了一副上海女孩秀气脸蛋的“男子汉”,语速快,思路多,胆子大,爱猎奇,强逻辑,永远是背着大双肩背包脚步飞快的向前走。聊下来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的爱好和默契,比如都喜欢一个少有人知的小众生活方式品牌;比如都喜欢同一个小镇,甚至她把家和公司的美国分部驻扎在那里;比如我们有着一致的价值观判断标准,没事儿互相调侃两句;比如都爱直来直去地管“闲事”,认识没两天,Claire就给TOP HER提出了“致命”的建议,没留半点情面。

落地AI

上海市闵行区东川路555号紫竹科技园区5号楼,是扩博智能Clobotics现在的办公地,我和Claver脱毛膏laire第二次见面时,她开车载我到了办公室,聊了一路八卦准备下车时,Claire轻描淡写地来了句:“我刚刚下飞机,在美国拜访了一圈客户。”这位不倒时差的COO接下来在办公室连续开了几个会。

不大的办公室里,坐满了国内外众多计算机领域科学家,以及来自微软、亚马逊、脸书、英特尔、华为等国际知名企业的男工程师们。在办公室里,Claire更像一位女主人,每个角落都有她考虑周到的细节,就连一瓶洗洁精,Claire都要在出差时背回来。她说刚创业时,公司的办公室是借的,没有空调,严冬里大家都裹着厚衣服、抱着暖水袋、保温杯,冻的边跺脚边联系业务,现在的办公室舒服多了。

扩博聚焦在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技术,提供端到端一体化智能服务,结合风电和零售的行业特点,通过创新的人工智能技术和商业模式,服务于传统行业客户的数字化转型。

创始团队都来自微软,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严治重生之炮灰农村媳庆(George Christop沈文裕被父亲毁了her Yan)此前曾担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兼市场营销及运营总经理。2011年,George在微软Microsoft Azure事业部做中国区总经理。

Claire在公司全面负责市场策略,整体商务运营管理。创办扩博之前,Claire同样在微软美国总公司及中国分公司工作10年,曾在微软云和企业事业部担任商业运营总监职位,并负责Microsoft Azure和Office 365云服务落地中国的整体运营规划和实施,协助团队仅用了10个月即正式落地Microsoft Azure在华业务,使微软真正成为首个将全球公有云带入中国并率先投入商业运营的跨国企业,并在此后的18个月里,协助使Micro光明兽圣洁形态soft Azure业务实现从0到1亿美金的业绩增值。

这是她和George以及团队曾经在微软创下的辉煌战绩。

事实上,Claire在微软的10年间,至少参与过不下10个与云计算有关的项目,但每一次都不成功,基本上前期麦肯锡做完调研,最终的建议都是:别落地了,太难了!那时候,她觉得公司投入非常大,都是独立研发,独立执行,虽然每一个角色都是由最出色的专业人员来担任,但是就是端到端连不起来,感觉上就是项目执行完了就跑了。

机会常常就是意想不到的酣畅淋漓一把。

2010年,微软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非常希望能够推动微软云计算进入中国,听到公司的决定是将Office 365和Windows Azure合并一起进入中国,Claire在美国办公室都傻了,两个老死不相往来的产品事业部,两套体系两套班子,在全球从来没有什么Azure能和Office一起携手共进一个市场这种事情。金妍玉但是,作为海外工作的华人对祖国的自豪感,让Claire和很多微软的中国籍员工站在了一起。2013年,Claire从美国西雅图回到微软北京望京的办公室,她下定决心加入George的团队来更直接的推动Microsoft Azure云落地运营。

Claire分析,落地Microsoft Azure在华业务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George推的够直接。当时给Office365做落地的小伙子此前来自西班牙的麦肯锡,他跟George风格完全不一样,George是执行思维,那个小伙子是咨询思维,分析能力强,较真。Claire被派回国横跨两个部门做运营和支持。强强相加是无限的推动力。

“有公司层面的决策支持,有对的人做事,成事的东风就都在了。”Claire回忆中,充满了对George和团队的认可。那是两拨特别强的团队,智商极高,情商极高,又都想做对的事情,没有私心,才会成功。

2015年底,Claire和她的团队同事们先后离开微软,搬家到广州,加盟智能无人机公司亿航,Claire担任全球业务拓展的副总裁以及后期负责北美分公司的业务。

2016年1月4日,亿航宣布,George正式加盟亿航担任首席运营官(COO)职务兼联合创始人,全面负责亿航集团在全球范围内的运营与管理。当时,亿航的投资方纪源资本(GGV Capital)推荐了很多业内顶级人才,除了一批微软团队,还引进了富士康重庆厂厂长负责生产环节,百度华南区的HRD,Claire觉得当时那套班底特别值得信任。

Claire说,那时候大家经常讨论,平台和应用的优略,进入人工智能领域,研究算法,做一些落地的人工智能场景,感受着中国滚烫的创业热情和互联网服务的崛起,让她那颗成为企业家的心开始躁动。于是她和来自微软的战友们决定独立创业。

tekscan

2016年11月,Claire和其他三位创始人团队成员,严治庆(George),李炤,柯严,一起创办扩博智能Clobotics,专注AI领域,无人机实时数据采集、云端大数据处理和分析,以及亨力点钞机商业智能和可视化数据的提供商。

之所以最终选择这样一个方向创业,Claire和她的团队有长久的观察和深度的思考。

人工智能的三大法宝,数据,算法和算力。 Claire做云计算10几年了,从她开始做云计算这10 几年的时间科技巨头们一直在堆基础设施,微软、谷歌、亚马逊这类公司拼命砸钱,现在产品多到卖不掉,现在完全不缺算力包威尔和王睿卓接吻。以前特别缺算法,现在因为有各种技术支持,这种算法已经不缺了。

但现在,仍然是一个体验为王的时代。

Claire说,在人工智能领域,所有用户都会抱怨用户体验不够,其实是数据不够。我们先不问数据哪里来,很多科技巨头最大的困境就是在固守自己企业的价值观的前提下,没有更多的数据去能够提高用户的体验,最终用户体验不好,自然不会有人买账。

“对于新创企业来说,以数据做依托,用户端的发展和想象空间就很大,扩博的智能零售服务甚至可以变成广告牌,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就真的能与消费者端用户端的体验相结合。”

“产品技术是所有的基础,零双组份灌胶机售端的场景太丰富,风电新能源的场景太契合人工智能的优势。我们做To B企业服务的,人工智能是工具,是方法,是手段,不是一上来就要颠覆这个,否定那个。更重要的是让人工智能能够真正的奔跑起来,为企业用户创造看得见摸得到的价值。”

“我不太爱用平台这个词,我做一个相当于水电煤基础设施,大家来参与,但不可以说不知道你要什么,我只有技术,我一定得有一些场景去给别人看,我有能力做什么,扩博的模式是B2B2C,就是我们有直接服务C端的能力,但还是一个B2B公司。”

2017年6月,扩博接受GGV纪源资本首轮投资,2018年1月23日,扩博获得500万美元A+轮融资,由韩国投资机构KTB 领投,GGV纪源资本和首建投资本跟投。

8月15日,扩博宣布完成1100万美元A++轮融资,本次融资由南天盈富泰克资本、网宿科技领投,资金将用于行业产品的研发和应用,以及北美、欧洲等行业市场的纵深发展,继而进一12teen步巩固扩博智能Clobotics在中国以及国际市场上风电和零售领域的领先优势,公司成立后的短短21个月内,就申请和获得近30项专利。

这个情比金坚的微软系战队在一步步证明自己。

努力的幸运

Claire在职场一直是幸运的。

2006年进微软之前,她曾在飞利浦工作,在那里遇到第一个好老板,以诚待人,虽然有超级特种兵萧扬点啰嗦,但工作上充分放权,只做指路明灯,不断地推动她参与培训学习,当他认为Claire需要更挑战自己的新环境,果断建议她换一家公司,至今他们都是很好的朋友。那个曾经相亲相爱的团队曾经很长很一段时间都只有进人没有出人,氛围非常好。

在微软Claire也很幸运,碰到过两三个非常好的老板,适时助力,尽情让员工发挥内驱力,这让她从未觉得自己是位女性,是亚洲人,在美国总部会被人看不上,完全没有,微软是个非常讲究公平,文化,鼓励女性发声的公司。

好运的前提是竭尽全力的努力。

Claire说,初入职场时每年我都问自己同一个问题,做专家还是百事通?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但工作从未停止,持续的压力和新知识永远在更迭。

初到微软,Claire初生牛犊不怕虎,做什么事都冲在前面,当时一个人在亚洲的工作量比其他地区整个团队工作量都要多,自己并不觉得累,由于经常性的出差去印度、新加坡、美国、日本、香港,一边玩儿一边出差,效率很高。

Claire从飞利浦到微软后,原来的一位女同事说,Claire辞职后,她的活招了3个人干,天天说忙不过来。

到微软工作时,Claire 27岁,做微软全球基础设施BD,第一次跑去日本出差,一个人,穿着一条花裙子,对面坐着8个男人,个个西装笔挺,现在回想当时的画风,Claire仍觉得对方一定觉得很尴尬。日本合作方抱以怀疑的态度,表现的非常不认真,“你们微软开玩风水大师裴翁笑吧,就派一女的,来和我们谈生意。”但是Claire认中国家训经典真的按照既定目标谈,微软的要求是什么,如何进行商业竞标。

第一单,日本合作方觉得这不可能那么简单,结果没有认真准备,没能中;又来一单,日本合作方还没当回事,又落选。连续丢了两单后,日本人总算回过神来,马上派了一位总部特别优秀的女孩来与参与微软的正式谈判。

Claire说,“微软胆子也挺大的,那时我才20几岁,每次出去都带着千万级别的订单,对我特别信任。”职场上女性最重要就是这样的发展空间,一个提供成长的土壤和环境。

妥协的艺术

本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Claire创业的想法当然不是一时兴起,毕竟晋升到高级管理岗位后,选择更要慎重。看到很多创业人做事的激情和方式,带着一股强烈的希望——为了自己认为对的方向而努力,Claire开始思考自己是否可以做一些事,选择拥有更高自主权的创业路。她想,在大公司积累的技能和管理经验,或许也能为创业提升成功概率。

“大多数人会觉得女性在暴君的爱奴大公司里,有一个光环在,大家会觉得你很端庄,你知道自己要什么,更不会去虚与委蛇,因为价值观很清晰。”Claire发现,创业时,很多事变了,不论喜不喜欢,都不能端着,要去迎合。

“职场中男性和女性在一起谈论的话题是不一样的,女性总是在谈对或错:我们怎么做?怎么做是对的?有的人说小孩谈对错,大人谈利弊,男性更多的是谈利弊,比较理性,会考虑各种周边,很多时候其实是一个妥协的结果。”

“我有一个北京的朋友,他40几岁开始创业,现在公司快上市了,上周我问他,George经常批评我不够接地气,你觉得我现在好一些了吗?他说:’嗯,好些。但还会让人觉得和你有一种距离感。’我问为什么,他说什么时候当有脏东西甩到你身上你不在乎的时候,可能就好了。”

“有时候自己问自己,我是否需要让自己变得更像变色龙一些?但是,有些事儿,我觉得再怎么样,我心里的那杆尺还是要在的。” Claire说。

拿爸爸练手创业

Claire没想到得是,创业让她和父亲的关系一下和谐了。

Claire从小被外公外婆带大,跟父亲的沟通一直很少,跳过了很多重要的成长瞬间。让她记忆深刻的一件事,初中时,Claire已经十多岁了,和爸爸一起过马路,爸爸紧张地抓着她的手。从爸爸的角度或许一直在学习怎样去做一个好爸爸。从她的角度来看,爸爸简直是多此一举。

年轻的时候Claire非黑即白,从小也不会刻意迎合,讲好话。很多事都要跟家里追究一个是非对错。后来,Claire出国工作,不常在国内呆,虽然也经常频繁回上海,但爸爸的感受是茶叶蛋的做法,柴胡的功效与作用,太平轮她毕竟是在国外,回国继续工作时,爸爸特别感慨地说:“哎呦,十几年了,终于回家了”,那一刻,Claire才知道她对于爸爸是很重要的。

“创业之后,我就拿我爸爸练手,在和我意见不统一的时候,看我能不能忍恒宇吧的住,我能不能去迎合他。以前,我从来不拍任何人马屁,后来发现,他很受用,然后我们俩关系就越来越好。”

“我爸爸以前做小领导,他特别想了解我在做什么,他也试图是去学习什么是人工智能,什未亡人日记么是机器视觉,知道数据采集是怎么回事。我们会多交流一些扩博智能做什么,他也在努力支持,所以我俩关系特别和谐。”

“我爸爸想用不同的角色来参与到我的生活中,而不是只有父亲这一个角色,我其实肉色兵团是可以屏蔽他的,但当我给他一个机会从不同角度,侧面来参与到我的一个生活工作中,他欣然接受了。这有助于我们有更多的了解,这是之前没想到的。”

十几年前,Claire去微软,爸爸认为她就是一个打工心态,他更多的是灌输怎么做一个好的员工,嘱咐这工作很重要。创业以后,爸爸认为Claire是一个想做事情的人,他更多的从做事角度去看问题,反而分歧少了。

爸爸终于承认Claire了。“一旦爸爸认为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他会全力支持。”

秦思思

Claire再一次赢得了来自爸爸的尊重。

Claire提起人工智能和创业,总是乐观积极的。创业给予她的已不单是事业财富成功,也不单是商业价值获得一步步认可,技术越加权威,更是她脱离家庭心理束缚,个人成长和完美人生的一种方法和体验。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foooood.cn/articles/518.html发布于 9个月前 ( 03-25 20:09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竞技宝_csgo竞技宝_竞技宝app